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 《浮图缘》剧组真穷:青楼花魁一人,皇后只有一个丫鬟,太省群演 缘剧演凭借一部《苍兰公式》 正文

《浮图缘》剧组真穷:青楼花魁一人,皇后只有一个丫鬟,太省群演 缘剧演凭借一部《苍兰公式》

来源:一榻横陈网   作者:新闻   时间:2023-01-15 20:19:54

2022年是浮图王鹤迪大丰收的一年。年中,缘剧演凭借一部《苍兰公式》,穷青他摆脱了因《遇龙》被扣上的楼花古偶丑男帽子,成为了无数观众的魁人八月老公。

年底,皇后鬟太由陈主演的个丫《浮图缘》开播,上线7天多次获得猫眼热榜冠军,省群包括日榜冠军、浮图周榜冠军、缘剧演总榜冠军等。穷青豆瓣得了7.3分,楼花在古偶中可以算是魁人高质量的。



这是皇后鬟太一部奇艺果的A级剧,据说投资在8000万左右,个丫但是八倍镜追剧的朋友会发现这部剧全身都是一个字——穷。

网友调侃资金用来给王鹤迪饰演的肖铎肖掌印买樱桃,因为樱桃是整部剧中最常见的道具。

让我们来看看剧组的寒酸反映在哪里。

第一,没有片头曲。

作为一部A级剧,这部剧没有片头曲真的很惊讶。它的片头用一段轻音乐和几张卡通话混在一起。

要知道这几年所有大制作的影视作品,尤其是古装剧,周深、刘宇宁、毛都不容易唱。OST。一演悲伤的故事就开始唱歌,唱得观众泪流满面。



该剧只有片尾曲和三首插曲,其中一首由主演之一王立新演唱。剧中插曲的次数也不多,观众看完剧后可能无法哼出旋律。

二、服化道简陋。

该剧虽然定位为权谋剧,故事背景在皇宫,但服化道却特别精简,皇后、太后、妃子的造型一点也不华丽。

曾黎饰演的荣安皇后在后宫不受宠爱,只是把自己逼成了深宫怨妇。她雄心勃勃,嫉妒不已,出现后杀死了荣王的生母邵贵妃。



当镜头给荣安皇后特写时,我看到她穿着一件黑灰色的衣服,头上的塑料首饰特别耀眼。

皇帝刚刚去世,妃子们穿着朴素的衣服是可以理解的,但单看她的造型和衣服的质地,说她是五品大员的妾并不过分。

今年曾黎在《星汉灿烂》中饰演的将军夫人,造型也比荣安皇后华贵。



后来皇后换了一套造型,终于有几个金钗摇了摇,但也是义乌9.9包邮的塑料珠花质感。得益于曾黎这样一张大青衣的脸,她打扮得有点优雅。



剧中的张婕钰,如果字幕上没有上婕钰,很容易被认为是丫鬟,蚊帐薄纱的衣服,发饰质感一般,不大气。

可以合理地说,她的月经是女王。她在宫里横着走,应该打扮得贵气逼人,但她的打扮并不比女主步音楼的丫鬟桐云好多少。



女主人的造型也看不出她有多用心。大多数时候,她的发型是一个简单高耸的发髻,有时用一个非常简单的发饰来装饰。有时她光秃秃的,甚至连发饰都没有。中间换了几次发夹,但由于发夹的形状和外观相似,整体看起来一点也没有变化。

服装是各种纱布面料,质地一般,看不到宫廷妃子的奢华。



离开宫殿后,她终于换了一套颜色更鲜艳的衣服,头发终于放下了,但发型仍然很敷衍,拿着球头,随意插了一个小银发夹,一直像道观的尼姑。



后来,她去梦庐学舞蹈。她换了一件粉色的衣服,但她的发型没有改变。她仍然在中间加了一个球头,只是把发夹从右边插到左边。

简而言之,她在剧中的几套造型与古偶中那些千篇一律的造型没有什么不同。



太后的造型更是敷衍了事,盘了个发,插了个发夹,还没有步音楼的直妈来得高端大气。



此外,剧中的花也是塑料制品。在小王爷给婉婉摘梅花的戏里,他抱着一大捆梅花,导演敢给近镜。他怕观众看不出是假花吗?



三、场景小气。

连皇帝公主都要溜出去逛上元灯会,出现前被几个主角用台词渲染得热闹而宏大。

然而,出现后,整条街上很少有人看到影子。除了五位明星和一辆马车,其他游客不超过20人,无法填补导演镜头下的空虚。



灯会的表演舞台不如幼儿园孩子的表演舞台大。镜头转来转去,只有几十平米的地方有团体表演。



在灯会上,皇帝不喜欢肖铎送给音楼的灯笼太粗糙带着音楼去看他自己做的灯笼。

但是皇帝和太临一起布置的场景就是这样。一个亭子,一个狭窄的小院子,十几盏灯笼,或多或少都是小家气,浪漫的氛围大大降低。



此外,皇陵的场景也很凄凉,很少有人不说,场地也很小,来回只有两个小房间。

从花絮中可以看出,皇陵戏是在一个建筑工地附近拍摄的,场景旁边是绿色的窗帘,外面是正在建设的商品楼。

难怪导演的镜头不敢大开大合,怕不小心又进了画面。



四、太省群演,排场不够。

除了服不尽如人意外,该剧在群演中也能省即省,不能省也能省。

大叶王朝的一位皇后听说大叶唯一的王子荣王发生了事故后,她亲自开车了一下。晚上出门只带了个丫鬟,连护卫都没有。





幸运的是,这位女王在做事,如果她是像荣王一样被各方势力争夺的对象,她就会死800次。

女王失败后,在肖铎的威胁下,她自愿要求离开北京。临行前,导演给坐在马车上的她带来了很长的心理独白,马车摇晃得很厉害,身体稍微不好一点,估计会被摇成脑震荡。



和皇后待遇差不多的是合德帝姬慕容婉婉。在慕容高巩登皇之前,她是公主,赢得了太后的祝福。后来,慕容高巩成为皇帝。作为慕容高巩的妹妹,她的地位自然不容小觑。

但每次她出现,要么单枪匹马,要么只跟着一个小丫鬟,一点排都没有,待遇和教步音楼的陈嬷嬷没什么区别。



当然,即使是当朝的天子也没有好多少,何润东饰演的慕容高巩也同样寒酸。

登基当天,他和亲密的服务员孙泰清一起爬上梯子进入大厅。从大门到几百米平地,梯子上有几百步。导演用内拍和仰拍两种手法,但镜头里只有十几个士兵。整个场景冷清,看起来很孤独。



进入皇宫后,满朝文武百官加起来大概是二三十人。

不仅如此,作为一个拥有世界的皇帝,他一年也穿不上新衣服。除了登基当天的蓝色龙袍,他最出现的是一件黄米长袍,穿了十几集。

他在宫里穿这件衣服:



在危机时刻,他跑到皇陵救步音楼。

连小掌印去见音楼都不忘换行头,他爱慕音楼,见自己心上人却连龙袍都不换,难怪追不上。



在步音楼进入皇陵之前,女主人透露她想家,想念她的母亲。小铎听到后记得。第二次,他冒着大雨去见她,直接把她带出皇陵,送到她日夜思念的步音家。

前面有一个解释,步音楼的父亲官拜太傅,但是步音楼回家的时候,不仅门口没有守卫,而且一推就轻松开门,院子里也没有人。

她满屋子找妈妈,找了几个房间,但是一个人都没有。最后,太傅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出来了,才知道有人住在这个房间里。

至少是个太傅,即使是别院,也应该有几个门丁,下人才合适吧?





步音楼回家后,她对父亲很生气。然后她带着小铎出去。嗨,他们用小铎的宝刀在水榭烤肉,然后一起喝酒。

酒后三巡,步音楼已微醉,她拉着小铎的手说像她父亲的手,小铎趁她喝醉了,用手指戳她的脸。

这一段是夫妻关系升温的关键点,但是有一个群体表演非常抢眼,导演的镜头来回切换。这个群体表演扮演的船夫来回划船,背着帽子,戴着帽子,在河上制作了一个热闹的场景。



陵墓祭祀时,步音楼奉先帝的衣服从陵墓出来,这应该是一个大场景。毕竟,这是最后一次反映皇帝的身份和地位。只有30多名女仆、太监和警卫加起来。

三三两两的团体表演在那里冷清,让人不得不感叹皇帝有点寒酸,没有一个小区排队做核酸的人多。



皇帝认为步音楼太粗俗了,内侍猜测圣意私下让陈嬷嬷来教他规矩。音楼再次面对皇帝时处处拿规矩说话,拒绝皇帝千里之外,皇帝败兴而归。

内侍见此,让肖铎送音楼去青楼学习媚术,音楼赌气真的去了梦庐。



除了门外有两个通知的小男孩,只有花魁梦解语一个人,没有客人,没有其他女孩,空无一人。

后来,她开始在教音楼跳舞,学了好几天。她从未见过任何人进入梦庐,也从未见过其他女孩。



此外,这部剧的卡司并不强大。

近年来,许多古装剧习惯于使用旧的新模式,并将安排许多老戏骨客串。例如,去年播出的《雪中刀行》汇集了邱心志、于荣光、刘佩琦、侯长荣等众多实力派,被观众嘲笑为这部剧太贵了;今年播出的《试试世界》包括张凤仪、李若彤、岳跃利等知名演员。

而且这部剧的客串配角只有张子健、张绍刚等,观众的老熟人相对较少。



然而,虽然该剧在阵容、布景、服装方面都有一股可怜的味道,但在刀刃上使用了好钢。该剧的制作是用心制作的,剧情流畅。疯狂批评男主配不傻不甜的女主很有意思。他们的情感剧也很自然,摒弃了很多古偶强行撒糖,这是一个男人爱我的狗血情节。

目前一口气炫了14集,剧荒的朋友可以试试。


标签:

责任编辑:百科